圣经人物保罗的一生(13)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基督教在线 发表时间:2011-12-24 10:59 点击:

「又软弱又惧怕」

哥林多前书二3

 

  经过五小时的航程,渡过沙仑尼克湾(Sa—ronic Bay),使徒来到哥林多东部的港口坚革哩。哥林多大城出海有两条水路,经西港来克温通亚得里亚海(Adriatic);经东港坚革哩通爱琴海。居此地理优势,哥林多成为繁荣的商业大城,在使徒保罗的心目中也格外重要,迫切地想藉各样的方法将主的福音传播。若能在此地建立一坚固的教会,就等于在两条通往东西的水路撒下基督福音的种子。这是个具有策略性及影响力的宣教中心点。

    但是使徒进入这高傲、美丽的城市时,却「又轻弱、又惧怕、又甚战兢」。他永远忘不了在雅典所遭受的那种冷漠的鄙视一申那比暴力的迫害还更令人难以忍受。当时他可能旧疾复发,又无路加医生在一旁照拂;可能哥林多人亦与雅典人相仿,富有世上智慧,并他们从神所领受的恩赐,以致他们的口才及头脑知识都全备。保罗深深认识对这些满了世上智慧及属灵道理的哥林多人不是他用智慧委婉的言语能服事的,所以他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他定意不用高言大智对他们宣传神的奥秘,在他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它钉十字架。

    此外还有许多其他的困难,使他在哥林多的宣教工作阻力重重,也衬托他在此地的成就更为显著难得。

    —、必须靠双手劳力维生。在哥林多前书里,他极强调这点。虽然他声明传福音的有权利靠福音养生,他自己却从未使用过这权柄,宁可死,也不愿使福音的传播受阻。特别在这充斥著利欲薰心之商贾的大城,他更不愿落人口实,曲

解他的动机。因此他仍靠织帐棚维生。藉此机缘,他结识了一对犹大夫妇亚居拉和百基拉。他们原住在义大利,因罗马皇帝命令犹太人都离开罗马,新近才迁徙到哥林多来。犹太人所以被驱逐,根据史学家绥屯纽(Suetonius)的记载,他们是因争论基督是否为弥赛亚而时起骚乱,终于被赶遂出境。亚居拉、百基拉夫妇也以织帐棚为业,于是保罗与他们同住作工。结交了这对忠诚的朋友,以后对哥林多及以弗所福音的传递,有莫大的影响力。保罗也许受雇于他们,但是生意不多,工资也微薄,所以他常常处于匮乏的窘境(林后十一9;林前四11一12)。

    奇妙的是,使哥林多留名青史的,不是其著名的竞技、建筑、或辩才,而是藉浪迹天涯的犹太贫民中的一间小店里的一两个人,边作工边宣扬拿撒勒人耶稣基督受死复活之福音,而扬名后世。这些人也和受苦的主一样轻弱,却要凭著神的大能,与主同活,一起掌权,永存世人的心中。

    二、犹太人的仇恨敌意。每逢安息日,保罗必到犹太会堂,劝化犹太人和归依犹太教的希利尼人,讲解受苦、被钉死的弥赛亚完全符合希伯来圣经。一连数周,他都边作工边传道,非常辛苦。直到提摩太和西拉分别从帖撒罗尼迦和庇哩

亚带来令他欣慰的消息及信徒慷慨的捐项。从此地比较有馀裕,专心从事于他所热爱的传道工作一—「保罗为道迫切,向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徒十八5)。

    而这是犹太教的领袖所无法忍受的,他们攻击他,指控他犯了亵渎罪,把他赶出会堂。他们的态度不仅充满敌意,而且蛮不讲理,诡计多端,像当年他们杀害主耶稣和先知一样,也蓄意杀害保罗和同工。他们不得神的喜悦,且与众人为敌,不许他们传道给外邦人,使外邦人得救,常常充满自己的罪恶(帖前二14~16;帖后三2)。

    犹太人的敌意,因保罗接受一个敬畏神的改宗者提多犹士都的盛情之请,在他那邻近犹太会堂的居所主持聚会,而达沸腾的程度。这项新的传道策略十分成功。有些犹太人追随使徒,脱离会堂的控制,其中之一就是基利司布——管会堂

的——和他全家,都信了主。此外,还有许多哥林多人听了福音,就信而受洗。这个新的聚会地点越来越拥挤,基督徒的数目和影响力越来越大,犹大人的仇视也越来越加深,最后集合起来,捉拿保罗,拉他到罗马总督迦流的公堂前。迦流正是著名的罗马哲学家,也是尼禄皇帝的老师辛尼加的兄弟。他的涵养学识都不凡,为人儒雅可亲,代表罗马文人自由开放的思想派别,主张对地方各派宗教持包容的态度。当他发现犹太人控告保罗的罪名,并非为非作歹、伤天害理,只是关乎言语、名目、犹大律法的争论,就不愿追究审理,叫守卫把他们全都撵出公堂。

    希腊人看见他们所讨厌的犹太人遭到如此的羞辱,都额手称庆,趁机揪住接替基利司布的新管会堂首脑所提尼,在公堂前痛打他一顿。迦流听说这些事,也袖手不管,只要不扰乱治安,让这些好惹事生非的犹太人被教训教训,也是好的,

免得他们老是为自己圈内的纠纷闹到公堂来。

    但这件事必然使犹太人对保罗及新教的信徒越发恨之入骨。后来连所提尼也皈依新教,而且成了使徒的亲密同工之一。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特别与「兄弟所提尼」联名向哥林多信徒请安。这事更使犹太人咬牙切齿。

    三、信徒的性格。哥林多城就像今天的巴黎般的不道德;像英国的纽马克一样热表于运动竞赛;像芝加哥一样种族繁杂;像浮华市一般的虚浮繁华。在其市并,麋集各阶层的人士,有兵士、船员、奴隶、娼妓、车夫、角力竞技的选手、罗马贵族、希腊平民、保守的犹太人、黑海来的西古提人、来自美索不达米亚、本都、埃及、小亚西亚的移民。居民大都经商或从事与娱乐有关的行业。城内矗立著维那斯的庙堂,供养上千个女祭司,公开卖淫。而三年一度的伊斯缅竞赛也在哥林多举行,赌博下注的风气鼎盛。由此可见,这个藏污纳垢的繁华大城,充斥著多么混杂的思想及人生哲学,没有什么共同一致的道德标准或法纪可言。

      保罗在这样邪淫腐败的大城宣扬圣洁的信息,必遭遇重重的拦阻,但是主藉异象鼓舞保罗:「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有我与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因为在这城里我有许多的百姓」(徒十八9一10)。他彷佛说:凡聚集攻击你的,必因你仆倒;凡为攻击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凡在审判时兴起用舌攻击你的,必定他为有罪。

      有这样的勉励和应许,保罗就刚强壮胆,更加殷勤作工,在这个罪恶浮华的大城住了一年零六个月,成就非凡。虽然蒙拣选的,不是世上那些高贵、有权势、智慧的人士,而大都是些轻弱、卑下、被人轻视的市井小民。他们却成了新兴教会的基石。其中有基利司布、该犹、司提反家等人。在提摩太和西拉到来之前,保罗破例为这些人施洗。也许妇女在这新兴的教会里占极大多数,所以保罗在致哥林多的书信里费了相当多的篇幅,叮咛他们要谨守言行。我们所知道的,至少有捎信给罗马人的非比,他是坚革哩教会的女执事;还有革来氏家里的人,也是保罗在以弗所一起的忠实信徒。

    这些信徒绝大多数来自社会的最低阶层,未信主以前,他们亦浸淫于哥林多城种种恶名昭彰的罪污之中。此城乃是作好犯科、拜偶像、淫乱者、男盗女娼、醉汉、勒索者、寻欢享乐者的温柔乡;但是自十字架的福音传布,在圣灵的动工

下,他们有了奇迹式的改变一一在主耶稣的名下,靠圣灵的权能,他们洗净罪污,称义,成为圣洁,主成了他们的智慧、公义、圣洁和救赎。脱离了黑暗的权势,他们成为白日、光明之子:神的儿女,与他爱子同得基业。

    这个蒙拣选的教会,与外面的异教世界形成多么强烈的对比啊!想像在使徒辛勤耕耘下的教会,在主日的傍晚,敬虔地敬拜神。而外面的街头巷尾,则到处是寻欢作乐的人群。他们谈论的是上次的马车竞赛、下回拳赛的赌注、新近演出

的戏剧……。人人沉醉于声色犬马之娱,徵逐情欲之欢。可是在那窄小的聚会处,却是一片安详宁和之气。保罗向他们诉说著眼所不能见、耳所不能听、人心所无法想像的属天奥秘;弟兄们则以诗歌、颂词表达他们对所领受的教导、启示的

感恩;姊妹们则蒙头罩纱,静默地聆听。然后是爱宴,每个人都奉献一些食物。最后聚会在守圣餐中结束,程序完全依照主当日示范使徒的方式(林前十一十一)。

      这般的光景与当初他刚抵达哥林多城已是今非昔比,但是保罗对他们还是不满意,抱怨说他不能把他们当作属灵的,只能视他们为属肉体的,在基督要为婴孩,只能用奶喂他们。早在他离开之前,他就看出教会中有纷争结党的现象;重恩赐过于恩典;妄用自由;姊妹们在聚会中有跋扈的表现;享用圣餐时有人贪食好酒;混乱圣工;歪曲复活的真理。因此在他依依不舍、离开这幼稚的教会时,他的心是何等焦灼,只有带著无限的期许,将他交托给神保守了。

      虽然他终究还是离开了,但那一年半的时光却在他的思想和表达方式上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力。在那里,他接触到罗马帝国的功利思想。在那里,他完成了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在那里,他潜心研究有关教会之形成及组织管理的复杂问

题,并对福音的阐释更加完整成熟。几年之后,他讲到建造的工程有金银宝石或草木禾偕;将人的身体比喻作圣殿;又从拳赛及竞技场、凯旋的队伍、戏台引喻取譬。其用字遣辞显然染上了哥林多城多采多姿的文化色彩。

      最后他还是决定离开哥林多。促使他告别的原因有许多,其中之一是想回耶路撒冷,了解教会的反应,同时想进一步调解斡旋那里的保守风气。他因许过愿,一个月没剃发,直到期满了,才在坚革哩剃了头发。亚居拉和百基拉也许认为以弗所是更理想的经商之所,就和保罗同乘船往叙利亚去。就这样,第一次赴希腊的宣教之旅终于告了一段落,使徒自信主以来第四度回到他所眷念的故城,耶路撒冷,那里除了令他缅怀大卫、所罗门、希西家、以斯拉等先祖之外,更有他所爱的主之佳美脚踪。

 

得胜有余

罗马书八36-37

 

    保罗写这段文字,是在他第三次旅行宣道将近尾声之际。约在三年前,他离开耶路撒冷,第三度来到铍利亚的安提阿(徒十八23),虽然当地的教会十分健全活泼,保罗在那里可以休养生息。但他一颗迫切火热的心,却始终牵挂著加拉大、弗吕家一带新兴的教会。于是他再度穿过基利家关,跋涉险峻的高地,坚固众圣徒,直到亚西亚靠海一带。上一回圣灵禁止他进入此区(徒十六6);这次却通行无阻,因为时机已成熟。保罗在希腊布道的经验,使他在这个人口密集、

文化高度发展的地区工作,特别得心应手,福音迅速广传,复活的主在拔摩岛异象中,所提到的七教会,就是在这段期间设立的。

      上次宣教结束,返回耶路撒冷的途中,保罗曾在以弗所小停。那次的宣教令当地的犹太人十分热衷,极力邀请他多住些日子。当时由于急著赶回耶路撒冷,他辞谢他们的好意,临别时曾承诺说:「神若许我,我还要回到你们这里。」为了履行诺言,保罗第三次远行,就特别到小亚西亚访视。

      在几年的时光,以弗所教会有了很大的改变。有一个能言善道、来自亚力山太的犹太人,名叫亚波罗,在保罗离去后来到以弗所。在那里他遇见保罗的朋友亚居拉和百基拉。在他们的引导下,亚波罗对真理有更透彻、正确的认识,他的服事工作也更有果效,帮助造就蒙恩信主的人,并在会堂驳倒犹太人,引圣经证明耶稣是基督。亚波罹耕犁了这片福音的沃土,豫备好一切,等保罗来撒种栽培(徒十八24一28)。

      后来亚波罗离开以弗所,前往哥林多。保罗接踵而至,接掌并大大拓广亚波罗已经展开的工作。在抵达以弗所时,保罗也不知道这次他会停

留多久。但就如他后来写信给以弗所信徒所说的,他知道有一条路已为他豫备,至于是平坦或崎岖,只有他所事奉的主知道。

    事实上,此行从一开始到结束就充满了争战。后来地形容这次的经历是「天天冒死……在以弗所同野兽战斗。」他把此地形容成战场,而自己是个战圈者:「我们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然而靠著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

上,已经得胜有馀了。」于哥林多写信给罗马人的这段话,是在他结束以弗所的工作、记忆犹新时,所有的感慨。

      —、战场。保罗遭遇许多的艰难险阻,也因为如此,越发使得靠主恩的得胜显得可贵。

      首先是来自人的压力。身处异地,接触到的,尽是些志趣、思想、生活方式与他截然不同的外邦人。面对景物、风俗、人种均陌生的环境,不期然的,总会有孤独、寂寞、落单的伤感,心中也有说不出的压力:你如何能奢望这些人的习惯、思想、人生观被你改变呢?其困难,就好比要将自古即川流不息的河水改道一般。

      此外,以弗所地区盛行拜偶像,特别集中于亚底米女神庙。庙中供奉的神像,据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可能是块殒石)。其建筑之宏伟华丽、工艺之精巧雅致、仪节之盛大铺张、供养之男女祭司数目之众多、加上王公贵族的鼎力支持,使其影响力及威望更是首屈一指。保罗试图改变以弗所人对亚底米女神的迷信,其困难就像当初的新教徒想在罗马后街宣教,想赢得天主教堂内的信徒归信一般的不容易。而且当时举世皆知「以弗所人的城是看守大亚底米的庙,和从丢斯那里落下来的像」(徒十九35),有人对之稍有不敬,必群起而攻之。

      与此神庙应运而生的是售卖银龛、护身符、神像的行业。来此朝拜的善男信女都希望带些纪念品或吉祥物回去。这们生意必定十分兴隆,否则当地的银匠和艺工不会多到足以骚动全城,须劳驾该城的书记出面安抚。保罗以一挡百,如何拔除当地人根深蒂固的迷信风俗呢!

      以弗所城和当时许多人种杂处的大城市一样,盛行巫术、法术及犹大的神秘哲学,对于被鬼附的人,他们有各种名目及驱邪法。即使是基督的信徒也难以根除对这类旁们左道之邪术的迷信。举凡婚事、旅行、作生意、订契约等重大事

由,人们都会去找这些相士、巫师指点迷津。要扭转这种原始的习俗和迷信,使人们改信光明圣洁的神,无疑的是向全城的人宣战。

      但是保罗最大的敌人,还是犹太会堂中那批顽固、守旧、偏狭的分子。他们硬心不信,抵挡真道,到处诽谤诋讥保罗所传播的福音,教唆人起阕,并推出变节的亚力山大,当众否认他与基督徒的关系。

      这些都是这位谦卑的织帐棚者在以弗所遭遇的大拦阻。但是他的服事心志并没因而受挫,他的眼目也没被这些限制羁绊,他乃像一边补鞋一边凝视世界地图的克里威廉(William Carey),在挫折中看见靠主得胜有馀的异象,深知他所信的那一位,比所有的仇敌都大,靠著爱他的主,他能凡事得胜。

      让我们从圣经来查证。保罗是否真的得胜有馀?从使徒行传的记载来看,这是毫无疑问的。保罗在犹大会堂劝导众人达三个月之久,遗憾的是,那些犹太人非但刚硬不信,而且到处诋毁真道。和以前多次类似的情况一样,保罗就放弃他们,转移阵地,改到推喇奴的学房去,天天在那里讲道,与人辩论。这样有两年之久。努力耕耘的成果是:「一切住在亚西亚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都听见主的道。]一一一这是很有力的一段话。试想亚西亚一带的人口十分密集,要一切的人都听闻主道,是十分不可能的。但是连鼓噪闹事的银匠都说:保罗不但在以弗所,而且几乎在亚西亚全地,「引诱迷惑许多人,」使得亚西亚全地所敬拜的大女神之威荣都销灭了。而那些制造银龛、护符的艺匠也都恐慌万分,深怕他们的发财之路被保罗截断。连固若金汤的巫师、念咒、赶鬼的行业也受到波及。保罗行的神迹奇事令他们又震惊又羡慕。甚至有人把保罗擦汗用的手巾,作工穿的围裙拿去放在生病、被鬼附的人身上,都有痊愈的奇效。奉耶稣的名能行比他们自古相传的法术更大的事,是他们不能否认的事实。许多人因而弃邪归正,公开承认自己所行的。另有许多行邪术的巫师,把他们的邪书带到广场上,当众焚烧,总计书价达五万块钱。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

      至于犹太教中那些赶鬼的也都销声匿迹了。他们虽然不信,但试行奉耶稣的名驱鬼,居然都灵验。这些硬心不信的犹太人利用并亵渎主的圣名,并没遭到好的报应。有一次一个被鬼附的人斥喝他们道:「耶稣我认识,保罗我也知道,你们却是谁呢?」说罢,恶鬼即跳到他们身上,制伏了他们,叫他们遍体鳞伤、赤身露体地狼狈而逃。

      让我们来研究他得胜的秘诀。从这位勇士的外在生活转而看其内在世界,特别从他在这段期间所写书信的字里行间,我们发现其中充满辛酸的血泪和试炼。在这动荡的几个月间,在感慨之下,他把自己形容是一个定死罪的囚犯,成了一台戏给世人观看,为基督的缘故被算是愚拙、软弱、被藐视。常常又饥又渴、挨寒受冻,劳苦作工,居无定所,常遭陷害逼迫,被人讥谤、咒骂、恨恶;彼看作是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林前四9一13 )。

      当他回忆在亚西亚所遭的苦难压迫,他说自己被压甚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而且四面受敌,遭逼迫、击打、追赶,心里作难,遍体鳞伤,身上常带著耶稣的死。除了这些外面的压力之外,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他身上,又关心各个信徒的灵命,昼夜为他们流泪祷告(林后一8,四8,十一27一28)。

      他在米利都向以弗所教会众长老辞行,临别所说的那段话,更是感人肺腑,叫人心酸落泪。他引用诗人的话,形容在以弗所的日子:为福音的缘故,终日被杀,被看作如将宰的羊,历尽息难、困苦、逼迫、饥饿、赤身露体、危险、刀剑。除此之外,还有肉身的那根剌不断折磨他。想到这样一个饱经忧息的人,居然能得胜有馀,真是希奇之至。他不仅得胜,而且得胜有馀,其能力一定是来自他身外的源头一一一因著日日与爱他的主亲近,主的能力源源不绝地倾注,使他恩上加恩,力上加力。

      惟一令使徒担心的是:是否有任何临到他的事,会使他与基督的爱隔绝?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首先他考虑人生最极端的情况:「生与死」的问题;其次是权能智慧的极端:「天使、掌权的、有能的」;然后是时间的极端:「现在的事、将来的事」;空间的极端:「高处的、低处的」;最后是受造之物的极端:「别的受造之物。」

      这些极端,他都一一详察深思,审慎地试验,最后得到满意的结论:这些都不能使他与神的爱隔绝。他肯定且确信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断神生命及能力的供应线。因此凡事他都能得胜有馀。

      可是我们却常常误解神的爱,以为患难、挫折、自己的罪过、失败,都会使神的爱削减疏远,殊不知它们反倒使神更亲近,使他的爱更慈柔、更显明。儿女尽管调皮、折腾人,却不会使母爱磨灭。同样的,今世的痛苦、疾病、忧伤、死亡、失败、罪过,不会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相反的,会将我们紧紧与神维系一起。

      哦,深哉,神永不止息的慈爱,透过基督耶稣临到我们一一一无事无物可耗竭、阻断这爱!这爱不会离弃我们,或被时空分割。它也不取决于我们的回报或反应。不是我们先爱神,是神先爱我们。不是我们的爱抓住了神;是他的爱抓住了我们。既然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使我们与他的爱隔绝,他会继续不断地爱我们,将他的荣耀和丰盛的生命倾注到我们里面,以至于即使遭遇患难、软弱、危险,我们都能站立得稳,坚固不动摇,殷勤多作主工,因损失而获益,因失败而得胜,靠著爱我们的主,凡事得胜有馀。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
耶稣基督网 - 基督教网站- 基督教讲道 - 中国基督教福音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奉献支持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点击这里加入此群
鲁ICP备10040号 网络报警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中国互联网协会 支付宝付款 网银在线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