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基督教god520网,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基督教新闻 > 各地教会

世俗主义的障碍(魏司道)

发布时间:2015-05-14 16:08:24来源: 基督教god520网
世俗主义的障碍(魏司道) 世俗主义的障碍 魏司道 宗教只是人生的一部份? 『世俗(Secular)』一词是从拉丁文『世代(age)』而来的,它可以被解释为『属乎非宗教、非神圣、非属灵的事;是暂时的、属世界的』。世俗主义就是非宗教的人生观,它根据世俗化的人生哲

世俗主义的障碍(魏司道)

  

世俗主义的障碍        

魏司道

  

   宗教只是人生的一部份?      『世俗(Secular)』一词是从拉丁文『世代(age)』而来的,它可以被解释为『属乎非宗教、非神圣、非属灵的事;是暂时的、属世界的』。世俗主义就是非宗教的人生观,它根据世俗化的人生哲学,认为人生从整体来看是『非宗教的』,而在整个人生中,有一部份可以被称为宗教,也就是论到人与神的关系。      世俗主义将宗教仅限于人生的一部份,人生的其它部份与宗教无关,也不受宗教影响。根据世俗主义,神仅仅与人生的一小部份有关,论到其余的事时,神似乎干涉不到,也毫无关系,因此有人说,神对人的日常生活毫无意义。   宗教被认为可有可无     世俗主义是教会内部的慢性毒瘤,人们有一种假设,认为宗教在人生中只是一个偶发事件,说宗教所牵涉到的只是人生的一小部份。      近代欧美文化的特点就是世俗主义,现代的西方文化认为人已经自足、自立了——觉得不再需要从神而来的救助。在《时代杂志》中,我们可以看见这种对宗教的态度,它认为宗教只是人生中的一部份,因此将『宗教』这一个专栏夹杂在『运动』、『电影』……等专栏当中。这种世俗化的人生哲学,与真正的基督教信仰风马牛不相及。      西方文化已经从有神论转为世俗化,上帝被认为是奢侈品、多余的,有没有都无所谓,对大部份的人来说,他们没有神也照常活下去,所以他们平时并不会想到神,只有在大难临头,一切方法都用尽的时候才想起神,也就是所谓『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无神的文化,只在急难时,才『临时抱佛脚』,把神当作最后的救星。      世俗主义将神限定在人生的一个小小的领域——就是只限于宗教的情绪与崇拜——之内。根据世俗主义,上帝的领域只是在这地盘中,他们认为上帝最好只要在这个范围里面活动就好。      世俗主义并不否认宗教这回事,也不否认人是有宗教活动的动物。他们认为在宗教方面,人可以承认有一位大能者,或称为上帝,可是这位上帝只在宗教的范围内活动。      那些认为在日常生活中用不到神,在生活中从未想过神的荣耀,从未以?的国度为目标的人,仍然觉得他们偶尔需要神来赦免他们的罪。根据他们的哲学,神是专门干这个差事的——赦免人的罪——神不能对人的生活有任何别的要求,但是当人需要神,需要?赦罪的时候,?就得义不容辞地赦免。至于其余的事,神就得乖乖的退到一边,因为平时并不需要?,只要靠自己就可以站立得住了。      现在我们要问,这种世俗文化的根源是什么?我们不能说这仅仅是由于人的懒惰、自私或为所欲为的习性。这个根源是从哲学方面来的,现代世俗主义文化是从现代科学、现代哲学两方面生长出来的。   科学让人自觉很有本事      说到科学,首先就让我们觉得,现代的科学与技术实在是力大无穷,令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认为万事万物都是受自然律的控制。他们并没有想到在自然律的背后还有神的管理与看顾,换言之,现代人并没有看见神的手在运行在自然界当中。      人能够建设巨大的水力发电厂、超音速飞机,人能够使原子分裂,带来毁灭性的结果,人这么有本事还需要神吗?      现代科学解释任何事情时,都已经想不到神了,这样一来,现代人对自己就更有自信,觉得自己可以做任何事,甚至认为将来人人都可以去太空旅游。但偶尔会发生一些叫人不知所措的事,像龙卷风、地震……等,那时人们才想到要倚靠上帝,至于人生其它的事就觉得不需要倚靠神。      由于现代科学技术在物质方面有了很大的成功,人的知识大为进步、发达,人的骄傲也随之增加了,不肯谦虚地信靠神。   现代哲学忽略神      现代世俗文化另一个根就是现代哲学,以康德为例吧,他的哲学已远离对上帝的信靠。就人生的整体来看,现代哲学认为神是无关紧要的,结果就与圣经有神论产生对立。世俗化哲学不承认人需要神,不觉得需要给神留一个地位;神只在宗教情绪与崇拜这个狭窄的范围之内,此外神无用武之地。      现代哲学中提到『神』这个字,其意义与圣经中的神并不相同,往往他们所指的乃是泛神论中的神,认为?只不过是宇宙的某一方面,或只是人心的一种投设而已。      现代美国的实用主义,就是从现代哲学发展出来的结果之一。实用主义主张凡是好用、能用的就是真实的。实用主义当然也没给神留余地,在它里面没有神。   今天许多人虽然没有研究过哲学,可是却深深受到哲学思潮的影响。有充足的证据清楚地显示,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学生们深受实用主义的教育理念所影响。换言之,哲学家的看法也影响到幼稚园的孩童。      世俗主义包围着我们,处处弥漫着世俗的思想,有时候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见到世俗化,有时则是心照不宣,人心深处往往隐藏着世俗化的大前题——无论做任何事都以世俗为念,无论走到那里都接触得到世俗化思想——在电视、报纸、联合国、国会……到处都一样。      人们觉得没有上帝日子还是照常可以过下去,这并不是说他们反对神、不要神,他们也说:『神不一定是不好!只不过,神是多余的,是可有可无的。』      宣教师到国外传道,遇到许多恶势力及攻击,那时,信与不信的马上可以分别出来,因为他所处的是所谓的异教地区,在那里基督教——以神为中心的社会团体.——与非基督教有很明显的区别。但是在美国就不一样,你很难分辨一个人的立场如何,他可能是教会的会友或执事,然而他却认为神与他大部份的生活是无关的。   世俗主义悄然渗透      基督徒处在世俗的环境中,难免会受环境影响,受感染,教会也很可能从现代文化和世俗主义中吸收对人生的看法。基督徒也是人,他们也要看报纸、看《读者文摘》和一些通俗性的文章,不知不觉地就从字里行间吸收其观点。基督徒听广无线电、看电视节目、参加社区活动时,也很难免不受影响。      世俗主义的影响是缓慢的、柔和的、逐渐的。如果世俗主义像有神论(以神为中心)的人生观那样带来突然的变革,基督徒将会很快的发现它并加以抗拒;问题在于世俗主义的感化却是那么温和、缓慢,是一点一点的,又是那么全面性、继续不断的,以至于基督徒在不知不觉中,将世俗主义完全吸收,却浑然不知自己的观念已经变迁。      如果你离开家到另外一个地方,你很容易注意到这地方的水质与你原来住的地方不一样,这是因为变迁的很快、很突然,才使你注意到;其实你原来住的地方,其水质并不是从未改变,而是因为你长期住在那里,你没有感觉到水质慢慢地在改变,现代世俗主义对教会的渗透也是如此。这并不表示教会在传讲世俗主义,乃是教会容忍世俗主义,认为那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没有人加以反对,予以分析,也没有人大肆批评。      从有神论的人生观转变到世俗化的人生观,虽然是逐渐的,最后却使我们悖离了属灵前辈们的信仰。      我们的属灵前辈并不认为宗教只是影响人生的因素之一而已,他们并不是把上帝放在一个特区里,希望?规规矩矩的待在那范围里;他们乃是认为神是人生真正的目的,因为圣经上说人是为神而存在的,而现代文化却认为神是为人而存在、听候人差遣的。现代文化是不让神当神,不让神走自己的道路。   许多教会已受影响      信仰只是人生许多的偶然之一——今天许多基督徒已经向这种观念妥协,他们容忍这种观念,不但不与之对抗,反而深受其影响。没有一个教会完全躲开致人于死的病毒的影响——就是最纯洁、最严谨、最忠实的教会也很难避免。      请告诉我,有那个教会的信徒不看报纸、杂志、不听广播、不看电视、不送自己的子女上公立学校?若果真有的话,我才相信有不受世俗主义影响的教会,可是事实上没有这样的教会。有些教会是被动的接受,有些教会会加以抵抗,但是他们或多或少都受到影响,这是不能否认的。      世俗主义的渗入,的确是教会受挫折最主要的原因之一,也是目前教会软弱与缺乏感召力的主因之一。了解目前的景况乃为当务之急,因为如果不明了真相,我们就无法与之对抗。   信实的教会与之对抗      世俗主义影响到信实、纯洁教会——这些教会认识世俗主义的真面目,并与之对抗。世俗主义也影响到妥协型的教会,这种教会包容世俗主义而不与之对抗;世俗主义更影响到我们传福音的对象——社会大众。     所有传福音的努力往往都与世俗主义正面冲突,在一般人的心中,很少有例外,都潜伏著一种误解——宗教只是人生中的偶发事件,神只不过是使人达到幸福的一个手段而已。      纯洁、信实的教会受到以世俗主义为主的妥协型的教会所包围。这些妥协型的教会尽其所能的从此他们小的教会中争取会友,他们这样偷羊还大言不惭,美其名为『教会联合』,一点也不觉得良心不安。他们以大吃小,小教会的会友往往比较容易受骗,他们所用的诱饵常常是很世俗化的。今日纯洁信实的教会正面对着这样的挑战。      谁愿意加入这样的教会,强调我们的日常生活、社交生活及所做的事业都要受信仰的支配呢?假如另有一个很大又很有名气的教会,只要求你有一次公开承认自己是会友,此外对你一点要求也没有,那谁不愿意加入那个教会呢?有许多基督就因为觉得那些妥协型的教会比较合情合理,并不考虑其中所隐藏的危险,就纷纷离开自己原来那比较保守的、纯洁的、信实的教会,转而加人那些可以容忍一切的教会。   世俗主义废弃基督教信仰      纵然是在教会公开承认信服基督的人,心中也可能有世俗主义的想法。他们虽然公开承认信服基督,以?为主,但在他们心里往往潜伏着狡猾的、下意识的保留——认为基督只是我宗教上的主宰,而不是全部生活的主。这样一来,就废除了基督教信仰的意义,所有誓言都归于无有,且与基督徒的见证相抵触。      为什么有些基督徒只在他们喜欢的时候才来教会做礼拜呢?为什么有一百位会友的教会,参加祷告会的只有十几个人呢?乃是因为这些人心中隐藏着世俗主义的观念。      为什么有些人挥霍无度,然而在神国需要的经费上却一毛不拔呢?为什么有些人公开宣誓,但事后就毁约?为什有些人答应守安息日为圣日,过一阵子之后却在星期天去参加家族野餐会或外出渡假旅游,甚至只是待在家里而不去礼拜呢?其答案都是世俗主义在作祟。      为什么有些基督徒那么容易换教会,而且往往并没事先调查清楚就随便加入呢?还不是因为世俗主义!这些人心里有个假设:宗教只不过是生活上的一种调济,应该保留在一范围内;他们认为:无论如何宗教都不可侵入他们的计划、欲望、便利、活动、取舍之中。      他们要神,却不要神来干涉他们的私生活。他们虽然说愿意接受教会会友所需履行的一切条件、誓约、信仰告白,但是,他们心里如果隐藏着世俗主义的念头,那些誓约就变得毫无意义。世俗主义好像漂白剂,会将许多颜色都除掉了。   圣经信念与现代世俗主义的对抗      『起初神……』,圣经开宗明义就告诉我们人生的哲学与主旨。『起初神』这是说到万物属于?、藉着?,也是为着?而有,我们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它;有了?,人生就有了基础,在?的光中得以见光。根据圣经,就各方面来说,神乃是人生的必须,神也是人最大的方向与目标。     『人生的主要目的乃是荣耀神,以?为乐』(韦斯敏斯特要理问答第一条)这句话虽不是直接从圣经上引出来的,但其中的思想却是出于圣经。为神的荣耀而活乃是人生主要的目的,这种说法是根据圣经的人生观而来。      根据圣经,人活着是为了信仰,信仰并不是为了生活,并不是因为信仰能帮助我们的生活才相信;相反的,我们活着是为了要达成信仰的要求,我们生活中其它一切的事,都是为了达成信仰的目的——这就是基督徒应有的人生观。神的存在是一个伟大的事实,也是人生的目的,其他一切事情的意义都是在于神,若没有神,人生将是一片空白,毫无意义,人生就陷於盲目的机遇中。      没有神,人生等于零,如果我们不以信靠圣经中这位神为起点,那么在宇宙中就没有一件事情对我们是有意义的。人生之所以有意义,乃是因为其背后有一位无限的神,?按照自己的主权,根据?无上的智慧已经做了奇妙的安排。      现代世俗的思想与生活受了一个与『荣耀神』完全相反的信仰所控制。现代思想以人为出发点,并且认为人可『足乎己而不待于外』。现代思想也把神带来了——却不是圣经中的神,而是世俗主义自己所造出来的『神』——以便于以后有需要时,他们的『神』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现代思想把『神』看成一个好帮手,往好处说,就是神对人的道德有帮助。现代思想不认为神是万物的根源和目的,现代思想的根基并不是圣经的启示,而是属人的哲学与臆测,它是以人为中心去看万事万物。            务必反对世俗主义       如果我们想要遵从圣经的人生观,就必须向世俗主义挑战,并需要断然拒绝其影响,跟它妥协是行不通的。我们必须承认自己是与众不同、分别为圣的人,我们唯有在神的光中才得见光。      我们要靠着神的恩典,正视今日世界,并要明确的宣告我们全然接受并归依圣经中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我们如此归依圣经中的人生观,可能会立刻成为人们讥笑、指摘的对象,我们可能被形容为『心胸狭窄』、『不能容忍』、『落伍』、『不学无术』、『钻基要主义的牛角尖』……等等。但,我们根本不必惧怕这些的讥讽,我们乃是为着基督而受羞辱。只要我们能为自己的信仰提出理由,我们就可以;挺身昂首、毫不妥协地为神作见证。      真正的基督徒绝不会是个失败主义者!只要上帝活着,?的应许是永不改变的,我们必须有信心,勇敢的面对我们所遭遇的一切。 面对世俗主义,我们所要做的头一件事就是:必须认清世俗主义的真相。 教会应该就事论事,不应在那里耍花枪;明明教会有些事情已经不对劲,却装腔作势、虚与委蛇,认为一切都在顺利进行、毫无问题。      教会忠信人士应当坦诚、勇敢的面对世俗主义,予以迎头痛击,不但要指出其错误观念,同时也要阐明与之相反的、圣经的人生观。虚张声势是于事无补的,佯称基督教与现代文化之间并没有天渊之别也是无用的。时候到了,我们应当觉醒,二者之间隔阂的事实的确存在。      世俗文化尽其所能的想要侵吞教会;世俗文化已经侵吞了不少的教会,因为那些教会在不知不觉中依从了以人为中心的文化,从未向之挑战或提出反抗。唯有真正忠于圣经的信仰(有时被称为改革宗信仰)才能向世俗主义挑战。      真能与世俗主义对抗的,就是『全体主义(TotaIiiarianism)』,一贯的、忠于圣经的信仰就是全体主义,所有对圣经半信半疑的思想体系,都含有分裂的种子,终必失败。而加尔文主义正包含着钢铁一般坚固的立场,它必然会延续下去。      现代世俗文化将神限定在一个『宗教特区』里面,反之,我们按照全套圣经真理,相信人生命中所包含的任何事,都是为荣耀神而存在的;所以真正忠于圣经的基督教信仰与世俗主义是完全对立、背道而驰的。      仅仅传讲灵魂得救,并不能对抗世俗主义,我们还必须阐扬『生活上的得救』以及『为神的荣耀,将生活全然奉献给神』的真理。换言之,我们一切的传道、见证都必须将神的荣耀摆在第一位,甚至人的得救也是为了神的荣耀。      神的荣耀第一,人的得救第二,要对抗世俗主义,我们必须要将神当得的荣耀归给?,把神放在神应得的地位上。狭义的信息不能对抗世俗主义。目前最急需就是真正的基督教教育,荷兰的加尔文派教会在荷兰及美国,在这一点上都做了先锋,并获益匪浅。      有人说:『是的,我相信我们学校应当念圣经,我们应当有暑期圣经班、主日学……等等』,但是,把这一切加起来,还是没有解决基督教的难题,我们所需的并不是在世俗化的教育体系中加上一些基督教的教育,而是一个让神居首位,凡事荣耀神的教育体系——不仅仅在课程中加上圣经与宗教,乃是以圣经中的人生观与圣经中的真理来主导整个的课程。     如果学校中老师们的思想受了杜威哲学的影响,在这样的学校中即使有圣经可念,或教几门圣经课程,也不能说它是基督教的学校,充其量也不过是传授学识而已。我们所需要的乃是真正的基督教教育,这样的教育已经通过考验,证明它真正是教会的后盾。当然这种教育耗费相当庞大,需要人们的慷慨捐献,还需要具有伟大信念的人肯为之摆上。但是,这将带给学生纯全的教育,其果效宏伟,值得我们重视,我们真应该抛弃一切的嫉妒与成见,以宽大开放的心来思考这件事情。      第二,教会在接受人成为会友时应该用比较高的标准。 当然,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过,我们还是应当很认真地询问那些想要加入教会的人:『你是不是打算很忠实的参加教会,还是只有在心血来潮时才参加一两次聚会?』我们也应该问他们是否真心愿意成为忠心的管家?是否愿意认真守安息日?在神国的利益与私人计划、愿望产生冲突时,他们是否真的愿意以神的国为第一?具体的说,肯不肯牺牲经济上的利益来支持教会的需要?要这样做需要相当大的勇气,要开始做这样的事是很困难的,因为在教会中有些教友根本不想遵照如此高尚的标准去生活。      从世人当中接受一些人加入教会时,牧师和教会的权威都受到质疑,为什么呢?事实上每个人都知道教会中有许多老会友,他们当初都立下了同样的誓约,后来违反了那些誓约,可是教会却对此莫可奈何,也没采取行动。      有些中国妈妈常常对小孩子说:『你要乖啊,你不乖我就把你耳朵剁下来。』这句话在小孩的心里所产生的结果等于零,因为他们听这句话不知几百遍了,他们知道不会有人来割他们的耳朵,所以还是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照样,世俗主义在教会与信徒中间也非常盛行,誓约有没有都已无分别。当然,这并不是说没有一个人是诚实的,乃是说人们心里头常隐藏着世俗主义的大前题,他们立了誓约,但,如果他们不想守安息日,他们还是不守安息日,待在家里不到教会,因为他们认为神无权干涉他们的私生活。      第三:对抗世俗主义入侵教会的另一个必要步骤就是恢复圣经中的教会惩戒。   教会惩戒几乎从今日的教会生活中被取消了,如果有人在教会中犯了某项大罪,或许教会还会采取惩戒行动;但是对于平常、一般性的违约,以及过去立下的誓约未认真去达成者,教会就不闻不问,甚至大家都习以为常、若无其事,这是教会衰弱的一大原因。

   (本文选自《教会复兴的障碍》,改革宗翻译社出版,赵中辉译。请链接出处。) 

本文地址: http://www.god520.net/gdjh/8272.html

上一篇:“回宣”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中国教会亟需关注西部 下一篇:雕塑家刘松田:不放弃的寻求必寻见

热点图文